精彩小说尽在A1阅读网!手机版

独白文学网 > 现代都市 > 都离婚了,我相亲你醋什么精选篇章

都离婚了,我相亲你醋什么精选篇章

安曲怀柔 著

现代都市连载

《都离婚了,我相亲你醋什么》主角云尧顾南逸,是小说写手“安曲怀柔”所写。精彩内容:三年无所出,她背负巨大压力,却不知问题不在她。那一日,他们如往常那般,却又相当平静。他:“离婚吧。”她:“好。”简单的对话,结束了她三年爱恋。离婚后,她照常工作,生活,参加亲戚朋友给她安排的相亲。她遇到那个让她感觉到温暖的男人,她想试一试。他却出现在她面前,盯着她说:“那个男人不适合你!”那谁适合她?他吗?...

主角:云尧顾南逸   更新:2024-06-22 19:08:00

继续看书
分享到:

扫描二维码手机上阅读

男女主角分别是云尧顾南逸的现代都市小说《都离婚了,我相亲你醋什么精选篇章》,由网络作家“安曲怀柔”所著,讲述一系列精彩纷呈的故事,本站纯净无弹窗,精彩内容欢迎阅读!小说详情介绍:《都离婚了,我相亲你醋什么》主角云尧顾南逸,是小说写手“安曲怀柔”所写。精彩内容:三年无所出,她背负巨大压力,却不知问题不在她。那一日,他们如往常那般,却又相当平静。他:“离婚吧。”她:“好。”简单的对话,结束了她三年爱恋。离婚后,她照常工作,生活,参加亲戚朋友给她安排的相亲。她遇到那个让她感觉到温暖的男人,她想试一试。他却出现在她面前,盯着她说:“那个男人不适合你!”那谁适合她?他吗?...

《都离婚了,我相亲你醋什么精选篇章》精彩片段


只是,忽然的,水声停。

前一刻还明亮的别墅陡然间便恢复到原有的昏暗。

顾南逸站在浴室里的花洒下,抬眸看着这突然的暗色,四周什么声音都没有,似一下子就静了下来,针掉下去都能听见。

滴答……滴答……

水珠从顾南逸发梢滴落,发出清脆的声音。

水流沿着身体流到光洁的地砖,再流到下水道里,发出细细的汩汩声。

一切都那么的正常,自然而然。

顾南逸看着这没有一点动静的花洒,许久,拿过浴袍穿上,系上腰带,出了去。

夜色已来,按照往常,此时外面的灯该是亮的。

可现在,外面一片昏暗,卧室里更是。

顾南逸看着外面暗下来的夜色,拿过手机,拨通许为的电话。

“洛总。”

“停电了。”

许为停顿,难得的愣了下。

停电?

洛总说的是?

不待他多想,顾南逸的声音便传过来:“之前家里的电费谁在交?”

一句话,许为想起一件事来。

云尧和顾南逸离婚当天,便发给他发了一封邮件,邮件里的内容都是一些家里的注意事项,要做的事,以及一些细节,云尧都在里面有详细说明。

许为是看到了的,也是知道的,但他太忙了。

而那封邮件的一切事情都是做好了的,不需要他再做,只需要他记得。

所以这一忙,他也就忘记了。

许为立刻说:“是太太交的,之前太太给我发了邮件,告诉了我,我忘记了。”

“不好意思,洛总,我现在就去交。”

“嗯。”

电话挂断。

顾南逸把手机丢一边,下了楼。

天还没有黑尽,家里的一切都还在最后的光影中,虽不清晰,却也不至于什么都看不见。

顾南逸去到吧台,打开冰箱。

他有些口渴,要喝水。

但当他打开冰箱,里面却空空的,什么都没有。

他站在那,看着这干净的不染一点尘埃的冰箱,好一会,去了厨房。

厨房里也有冰箱,云尧在时,冰箱里总是满满当当。

他打开厨房的冰箱,如之前一般,空落落。

没有一点的储存物。

这一刻,周遭的气息静默了。

许为结束和顾南逸的通话后便立刻看那封邮件,然后他发现了一个很严重的问题。

电用完,如果不提前交,就需要拿电卡去插一下电表,不然即便钱充进去也是没有电的。

也就是说,他得去洛总的家。

可现在他在公司,而公司到洛总的家有点远,需要一个小时。

他知道洛总有出差后回家便要洗澡的习惯,按照时间算,洛总应该是在洗澡的时候突然停电。

所以,洛总怕是都没洗完澡。

许为衡量哪个方法更快捷,极快的,他拨通顾南逸的电话。

顾南逸上了楼,他拿起手机便要给许为打电话,但他刚拿起手机,许为的电话便过了来。

他接通:“喂。”

“洛总,是这样的,我刚把钱充进去了,但现在问题是这样的,因为没有提前充钱,导致停电,需要用电卡去插一下电表,激活一下,我现在在公司,来的话需要……”

“电卡在哪?”

“在床头柜左边抽屉的第二格,里面的一个黑色卡包里。”

许为照着云尧发给他的那封邮件内容原封不动的复述给顾南逸。

顾南逸打开抽屉,拿出卡包。

卡包里插着不少卡,也不知道做什么用的。

他问:“什么样的?”

许为再次看邮件里的详细备注:“是蓝色的,上面有着……”

把卡的形容也是一字不漏的复述给顾南逸,顾南逸听完,找出电卡。


温为笙说:“你接电话,我去前面看看。”

“好。”

温为笙脚步往前,姜梨也拿着手机走到稍远一点的地方,不要打扰了这里的清静。

只是,当她拿起手机,看这来电时。

姜梨神色怔住了。

商淮舟。

是的,屏幕上跳动的来电人不是别人,正是商淮舟。

四周很安静,安静的似一点声音都没有。

就连那细细的雨声也好似消失不见了。

姜梨看着这跳动的名字,思绪短暂的空白。

记忆中,他似乎还从未主动给她打过电话。

有什么事许为会告诉她,他不需要给她打电话。

就如她极少给他打电话一般。

可现在,他却给她打来了电话,这样的事对于姜梨来说,就像看见天上开出了花朵,那么的梦幻,不真实。

手机还在振动,呜呜的,就在掌心。

清晰的告诉着她,这是真的。

姜梨指尖微动,然后接通电话:“喂。”

清夜里,她的声音染了静,含着碎碎的细雨落进商淮舟耳里。

就如那个雨夜,她提出离婚。

商淮舟站在吧台前,拿着杯子喝水。

她轻轻柔柔的声音落进耳里,他动作停顿。

“停水了。”

喉头滚动,水流进胃里,清清凉凉。

姜梨知道商淮舟给她打电话是有事。

他从来都是有事说事,不说废话。

听见手机里传来的低沉嗓音,姜梨微顿,下意识说:“是不是水费用完了没交?”

“不知道。”

他肯定不知道了。

他每天都在忙公司里的事,家里的事不曾过问,这种家中琐事,他是一点都不会知道的。

她问了一个不该问的问题。

“是不是你回家洗澡没水了?”

她想应该是这个原因。

“嗯。”

“那你等等,我现在交。”

姜梨说着便打开小程序,直接在里面交了五百块。

家里水用的不多,电用的才多,毕竟那么大个房子,哪里都需要电。

而她走之前这些都弄好了,电费有,水费也有。

这些她都整理到一封邮件里发给了许为。

算是做交接。

后面的她也就不曾过问了。

现在他突然给她打电话,显然是许为忙,忘了。

她倒也没什么意外的。

毕竟许为是他工作上的助理,不是生活上的助理,难免。

电话还在通话中,商淮舟没挂。

姜梨充好水费便说:“刚充进去了,你看看,有没有水。”

商淮舟听着手机里的声音,夜过于的静,他清楚的听见她指尖点在手机上的声音。

一下下,很有规律。

“嗯。”

他转身,放下杯子,打开吧台的水龙头开关。

只听噗呲一声,水似堵住了一般。

但极快的,水流出来。

姜梨听见了。

但她没有急着挂电话,而是想到了另一个问题:“电呢?电有吗?”

“刚充进去。”

姜梨明白了。

他这不止是水停了,电也没了。

而他不知道水电不是一起的,交了电费没交水费,这才打电话来问她。

按理说,这些应该都是许为来做,但他直接问她,应该是想要快捷一些。

“那就好。”

两人已经离婚,他的电话她没删,洛家人的联系方式也都在。

不是旧情难忘,而是两家的关系在那里,难免以后有个什么意外需要联系,她删掉了不好。

所以也就留着。

却没想到,他们会真的再联系。

而现在,一切说完,姜梨也就没话了。

她想着怎么结束这段通话。

“就这样。”

他声音传来,如以往一般言简意赅。

姜梨一顿,随之笑了。

“好。”

拿下手机,便要挂断电话,而这时,前方传来温为笙的声音。


他的出现,就是那最瞩目的存在。

让人想不注意都难。

“那孩子是……”

“洛家的,你忘了?当初那孩子结婚,我们可都是去了的。”

“啊……原来是那孩子,我说怎么这么眼熟呢。”

“咦,怎么是他一个人?家里的不来?”

“你不知道吗?”

“怎么了?”

“听说这孩子离婚了。”

“什么?!”

“小声些小声些。”

“这……这怎么离婚了?不是挺好的吗?女方好像也是个温静的,当初看着也是郎才女貌,不错的,怎么突然就离婚了?”

“具体什么原因我也不知道,反正这事儿是真的。”

“这……那有孩子吗?”

“没呢,要有孩子能不请咱们去吃酒?这倒是,看来……这原因不简单啊。”

大家小声说着话,视线跟随着顾南逸,直至人走远不见。

而此时,后院里,大多是女眷,年纪大的众多。

大家坐在一起吃茶聊天,说着一些趣事。

文含英坐在其间,也和大家说着话。

只是,她不时看时间,不时看外面。

“含音呐,看什么呢,我看你眼睛都快黏到外面去了。”

身旁的好友看她这模样,忍不住出声打趣她。

文含英无奈看她:“你就取笑我吧。”

“哈哈,我不取笑你取笑谁?”

两人说着话,一道声音便传了过来:“含音啊,我总算看到你们家商司了,这孩子,还真是越长越好了!”

徐兰芝的声音传来,大家一致看过去,而文含英视线落在那跟随着徐兰芝走进来的人身上,顿时放下心。

她还真怕他中途有事耽搁不来。

文含英起身走过去,脸上的笑也终于真正放松。

“呵呵,你就别夸他了,再夸他都要骄傲了。”

“哪里会,你看人商司是会骄傲的吗?”

两人说着话,大家也跟着过来:“这就是商司啊,真是好久没见了。”

“可不,上次见都是好久以前了。”

“他太忙了,平常我都很少见到他。”

“正常正常,儿女长大了总要自己去奋斗才行,这孩子是好的。”

“对,哪里像我们家,成天就只知道玩,一点正业都没有。”

“呵呵,你们家还小。”

“哪里小,都二十好几了,人商司像他这个年纪都公司开很大了。”

顾南逸的出现,让这些和文含英同辈的女眷们都围上来,无数的夸赞也跟着涌来。

顾南逸站在中间,听着这些话,并没有言语。

他就像万花丛中的松柏,不论周遭多么的鲜艳,他都巍然不动。

文含英听着大家的话,不时笑着回,话语里都是谦虚。

也就在这样的时候,一道声音传了过来。

“商司。”

声音清丽明晰,含着熟悉,想念,以及深深的感情。

大家话语止住,看过去。

周妤锦站在顾南逸身后几步远的地方,正是房廊下,此时恰是中午,太阳正正好的落下来。

把她照的敞亮,也把她面上的神情照的一览无余。

喜欢,直接,高兴,自信。

她看着前方背对着她的人,嘴角勾着笑,满脸满眼的在乎。

大家看着周妤锦,然后视线落在顾南逸面上。

顾南逸目光微动,转身,看着站在前面的人,启唇:“妤锦。”

周妤锦笑了。

文含英看周妤锦,再看顾南逸,眼里是满意的笑:“你们年轻人聊,我们这些年纪大的就不掺和了。”

听见她的话,大家瞬刻就都明白了。

“呵呵,是啊,年轻人和我们年纪大的想法可不一样,有代沟的。”

“是啊,走走走,进去了。”

“正好,看看他们牌打的怎么样,咱们也去凑一桌。”

“好啊!”

就这般,不过一会,院子里便空出来,除了里面的人,不时看着这里。

网友评论

发表评论

您的评论需要经过审核才能显示